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厦门营商环境喜与忧:新经济企业纷纷落户,人才外流待解

2019-08-13 点击:1138
厦门营商环境喜与忧:新经济企业纷纷落户,人才外流待解

在七月的盛夏,乐趣店的高级副总裁徐龙新总部办公室的落地窗,是厦门一望无际的蓝天和蓝天。从东海吹来的风在白帆上有节奏地被打败。

“事实证明,在北京,同样的价格只能租一间卧室,足以租用厦门的整套房。”徐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员工的生活质量普遍提高。” p>

去年的这个时候,徐龙和数百名员工及其家属搬到厦门南边的乐趣店总部,正式成为“新厦门人”。

巧合的是,总部或研发总部已迁至厦门,并有大量国内高增长企业,如神舟优车,瑞兴咖啡,美团和Byte Bounce。

据统计,2018年厦门新增外商投资企业1215家,新设内资企业家。合同外资金额465.9亿元,境内投资登记资金3268.2亿元。

近年来,厦门一直非常积极地改革商业环境。 2018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全国22个主要城市的商业环境进行了试点评估,厦门甚至超过上海,排名第二。

在采访了厦门企业和学者之后,21世纪经济报道也发现,经过40多年的快速发展,作为一个经济特区,虽然有些指标在全国名列前茅,但厦门仍难以摆脱“第一 - 住房价格和三线工资“周期。在新一轮的商业环境改革优化中,厦门仍面临着规模小,人才缺乏等诸多隐患。

新厦门人邀请投资,跳起来摘桃子

同时带有“新厦门人”标签的胡长生在厦门市委书记的第一个月里进行了不间断的调查。

根据“厦门日报”的报道,胡长生在任职之初就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的足迹遍布全岛。他前往基层地区和工业园区进行调查研究。研究内容包括自治区,基层党建和工业发展。一个未经证实的细节是,胡长生微信朋友圈的步数每天保持超过10,000步。

商业环境已成为本轮研究的重点。在调查过程中,胡长生反复强调“必须继续发挥良好的发展环境,不断增强城市对高端因素的吸引力,增强企业在厦门扎根的信心。” p>

为了进一步增强企业家投资厦门的信心和热情,厦门市于4月29日召开全市投资会议。胡长生在招商会上提出,厦门应该敢于“跳起桃子”吸引投资。

一位厦门企业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自招商会以来,各区政府,有关部门和所有街道都联手开展投资促进工作。可以说“每个人都是招聘人员”。

以厦门湖里街港区为例,联合党委启动了湖里街投资促进会议并正式发布《湖里街道招商手册》,为客户提供最新,最全面的投资咨询和投资信息。

除政府机构外,还动员了“新厦门人”。在招商局会议当天,Fun Shop集团创始人罗敏被厦门市委,市政府聘为投资顾问。作为一名投资顾问,罗敏希望帮助政府吸引投资,吸引更多高端项目和人才到厦门。

根据徐龙的回忆,在招商局会议结束后不久,罗敏立即在乐趣店内设立了投资团队。他亲自担任团队负责人,并前往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与新经济领域的企业家联系。来厦门看看吧。

罗敏邀请的第一批企业家飞到厦门,当时他们接受了投资顾问的新身份不到两周,其中包括唱创始人陈华和松鼠为创始人杨军而战。第三批次接连不断.

徐龙认为,罗敏和大多数有趣的购物者一样,愿意向他周围的企业家介绍厦门。罗敏和趣味商店已成为厦门招商局的名片。

对于新加坡,首先是商业环境评估

引领凤凰筑巢。厦门是中国第一个提出商业环境评估和评估工作的城市。

厦门早在2015年就开始建设世界级的商业环境,并通过《关于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的意见》。

根据《意见》,厦门经过三年的努力,正在努力成为世界领先的商业环境城市之一。具体做法是以国际一流为基准,率先在国内参考世界银行指标体系,通过第三方机构评估,找出差距和不足,并将其作为突破瓶颈和创新的突破口。创建。

根据世界银行的标准,厦门的商业环境相当于2014年全球经济的第61个层次。经过几年的努力,厦门的商业环境在世界经济中的排名在三年内增加了23个。 2017年跃升至第38位。

厦门大学中国商业环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徐志端分析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厦门在世界银行10个区域的31个指标集中在可在地方一级运营的9个区域的25个指标。经济与厦门的实际情况相结合,逐案提出具体的改革目标,任务和措施。

以“行政建设许可证”指标为例,在商业环境评估的建立中,徐志端发现厦门在2014年排名最高,在世界排名第164位,也成为企业最有力的问题。

根据世界银行指标发现的差距,厦门依靠“多管制”改革成果,第一个“五个”(“蓝图”,“一个系统”,“一个窗口”,“一个形式”, “一套机制”)项目审批管理制度,形成一个改革任务清单,并建立相应的监督机制和评估机制,该指数三年内排名40个点。该体系得到了国务院的认可,并在全国范围内作为统一标准推广,成为项目建设审批制度改革的“厦门蓝图”。

今天,在世界银行商业环境评估系统涵盖的10个领域中,厦门有四个区域处于良好水平。注册财产,获得电力和开办企业分别相当于第17,28和45个全球水平。执行合同已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良好的商业环境将使投资率提高0.3%,GDP增长率提高0.36%。在过去的五年里,厦门的发展就像按下了快进按钮,国内生产总值从2014年的3018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4351亿元。

一线房价,三线工资

在厦门生活和工作的企业家一直是城市商业环境中最直接的感知者。

厦门当地上市公司李强和鸿鑫电子董事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厦门的业务确实有很大改善,但仍有许多领域需要改进。

李强发现,身边的企业家和朋友都深受人才招聘困扰。许多朋友的公司已经逐渐转移到广州,广州和深圳等城市。由于研发团队的头脑风暴和招聘人才的难度,鸿鑫电子也开始在早期将研发基地布局到其他省份。

刚刚从厦门大学毕业的张小莉,在犹豫不决后仍然选择去上海工作。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在毕业季期间,住在厦门或北上广州和深圳已成为最困难的问题。

“留在厦门的最佳选择是去国有企业,其中大部分属于房地产和制造业等传统行业。目前新兴产业的规模太小了。“

张小莉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从厦门大学2018年就业质量报告中可以看出,留在当地就业人数仅占毕业生总数的36%,其中大部分流向北山光深,深圳等一线城市。

在李强看来,这与厦门的高房价无关。厦门是典型的“一线城市价格和三线城市工资”。厦门的平均房价超过40,000平方米。岛上的思明区几乎找不到不到6万平方米的房子。最近,厦门当地开发商的开盘价已经开盘了8万平方米。截至2018年,厦门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刚刚超过5万元。

根据厦门市商务局对当地一家上市公司的调查,厦门钨业公司甚至陷入困境,企业招聘人数跟不上失业人数有关。

厦门大学经济系副教授丁长发认为,厦门目前面临着工业规模小,人才匮乏等隐患问题。正是由于高房价,低工资和缺乏现代制造业。

“厦门确实擅长商业环境的几个重要指标,但却找不到能够形成完整产业链和国内制造业知名影响力的现代制造企业。”丁长发说。

由于工业规模小,造成的经济规模小,正成为厦门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缺陷。丁长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厦门在区域经济中的主导作用不足,很难形成类似深圳的辐射效应。特别是高速铁路,北部是上海和杭州,南部是深圳和广州。如何将人才,资金,技术等元素带到厦门是一项挑战。

指标不断优化,民营企业仍存在融资问题

媒体报道的一个细节是,在厦门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服务部副主任颜志军的办公桌上,有一个由厦门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牵头的《2019年首批营商环境改进任务清单》。以北京和上海为基准。方法是解决第三方评估引起的薄弱环节。最初挑选出改进计划的结果。

也许解决厦门上述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断研究商业环境的各种指标。

最近,日本横滨的一张车票运往厦门,抵达海曙中欧LCL中心,然后乘坐中欧(厦门)列车前往德国杜伊斯堡,成为厦门第一批多式联运。日货到欧洲。

为什么远在日本的航运公司选择在厦门完成运输?

正是由于厦门不断优化国际贸易的“单一窗口”指标。由于全面实施“互联网+通关”模式,通过此进出口货物申报的时间从4小时减少到5分钟到10分钟,以及申报船舶出入境的时间已减少到2.5小时。

厦门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同样具有99%的报关率,100%的检验率,被商务部评为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最佳实践案例”。

在厦门的企业结构中,三分之一是国有企业,三分之一是外资企业,三分之一是私营中小企业。李强认为,国有资产和外资融资相对容易,中小企业融资难以解决。

“对于企业来说,降低成本是最重要的。企业非常重视这一点。“他建议特别要帮助私营企业降低成本,向私营企业倾斜资源,并提供相对公平的市场待遇。作为上市公司的私营公司,它仍面临融资困难和融资成本高的问题。

当许多外国省市来吸引投资时,他们都表示可以提供贷款利息补贴政策。

李强建议,对于有潜力,技术和订单的企业,政府可以给企业(或项目)提前配套资金,低利率无息贷款,优惠土地等政策或工厂配置硬件,使企业可以解决资金。瓶颈问题可以在生产过程中以更低的财务成本实现更快的开发。

新经济企业降落,你为什么选择厦门?

这个有趣的商店的第一次溺水实验花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才从搬到最终总部的诱惑。瑞秀咖啡花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才从南方搬到厦门。

从趣味商店到神舟优车,瑞星咖啡,到美国集团,字节节拍,厦门似乎已成为新经济轨道上的黑马。很多人都有疑问,为什么是厦门?毕竟,厦门是一个旅游城市,新经济产业发展的土壤并不深刻。

作为厦门的投资大使,UCAR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陆正耀也是瑞兴咖啡的天使投资人。为什么这么多公司想将总部或研发总部搬迁到厦门?他认为这主要是因为隐藏和明确的成本。

在显性成本方面,厦门政府具有高效率和良好的配套政策。它引入了一系列政策,包括税收和户籍。企业可以深刻感受厦门商业环境带来的优势,大大降低了企业的综合运营成本。这项工作具有强烈的幸福感,而人才的稳定自然有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

“厦门是一个经济特区和一个独立的城市。政府决策速度快,周期短。企业甚至可以与政府领导沟通,这相当于隐藏成本。”陆正尧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徐龙认为,厦门的许多早期互联网技术公司,如NetScience等老技术公司,已经为厦门培养了一支庞大的技术人才队伍。厦门大学也是一所着名的大学。大学的整体素质和活力并不比一线城市差。

在与厦门领导沟通的过程中,徐龙发现厦门特别希望将新经济产业视为未来厦门的长期布局。

,查看更多

牡丹江新闻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tramonto-az.com 技术支持:牡丹江新闻门户网 | 网站地图